转载南怀瑾与焕公的宿缘——灵山一会,俨然未散
再回首  2012-08-09 23:49:05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七十年来春梦尘,四恩未报客心惊。

云山家国愁千节,未转金轮愧此身。 

这是一代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题写的《忏摩》一诗,时在1987年,南先生已离乡38年,旅居美京两载有余。

南怀瑾虽身在异邦,却心系故国。此时,流淌笔尖,涌上心头的皆是江浙故土、中原山水、蜀中师友……尤其对于四川更是难以忘情,从南先生《读客示嘉陵山水图》一诗的字里行间,可窥见一斑:

峨眉峰顶一轮明   照到人间未了情

回首嘉陵江畔路   心随帆渡蜀山青

南先生离开大陆赴台前,有长达十年的时光是在四川度过的。心为之系者,莫非青城山色、峨眉秋月、灵岩红叶、锦江碧涛、鹤鸣松声、蓉城花开,梦魂为之萦绕者,皆是屯垦戍边的凉山旧事、中央军校的战友深情、自流井畔的忘年之交、华西坝子的翰墨书香、伴行蜀山的芒鞋竹杖……

而最让南先生百般牵挂者,则是其恩师袁焕仙先生。

天涯海角一飘零,何处不起故园情。

浩浩太平洋,荡荡两万里,一海沧浪虽可阻隔两地音讯,却无法斩断南先生那一腔思念故土,牵挂恩师的切切情愫。

灵山一会

 拂去历史烟霞,四十四年前的灵山一会历历在目,宛如昨梦。

那是民国三十一年(公元1942年)夏天,被誉为盐亭老人的一代禅门宗匠袁焕仙先生,来到灌县(今都江堰市)诸峰耸蔚,俯瞰万流,极趣清幽的灵岩山掩关禅寂。

袁焕仙(公元1887—1966年)名其章,字世杰。四川盐亭县麟瑞乡龙顾村人。少有逸才,倜傥不羁。健谈论,善画,工书,早岁以辞章闻,毕业于四川法政学堂。民国五年(公元1916年),袁焕仙担任越西县知事。护国运动爆发后,他奔走游说于各军阀之间,先后任盐边县知事,直、鲁、豫十四省巡阅使署及川康绥靖公署高等顾问,夔关监督、联军总司令部军法处长,由于其秉公执法、平冤无数,被群众誉为青天再世。当时朱德曾任杨森部团长,与袁焕仙关系密切。旋而,杨森与朱德交恶,朱德几罹杀生之祸,关键时刻,袁焕仙暗助朱德离川,因此朱德一直称袁焕仙为焕哥。袁焕仙素来信奉佛教,精研内典。四十岁时,弃政从佛,先后师从吴兴吴梦龄先生,鄂之翘楚秀空老和尚、苏州李印泉先生、穹窿山道坚老和尚,后皈依报国寺印光大师,旋即在成都十方堂大殿内闭关,苦参德山小参不答话句,废寝忘食,乃至口吐鲜血,状如疯癫,但仍专心参究、不顾生死、无所畏惧。十方堂当家师恐其已经疯癫,怕闹出事来,不得不禀告方丈昌圆老和尚,请求终止袁焕仙闭关。但昌圆老和尚嘱大家不要慌乱、担心,此乃袁焕仙用功紧切的境界,坚持护关,袁焕仙得以继续参禅用功,终因某夜一阵狂风折断大殿门闩,砰然一声有如雷震,而豁然大悟。后据南怀瑾叙说此事,郑重提出其中有大奥秘,乃遵焕师口嘱,暂不可为外人道。此后,或许是受曾主持过灵岩寺的昌圆老和尚提议,袁焕仙才在这个群山护法,白云掩径,山花纷落,鸟鸣蝉啼的夏天来到了灵岩寺。

此时,浙江乐清侠少南怀瑾已来川五年。先是不避蛮烟瘴雨之苦,跃马西南边陲,曾被任命为大小凉山垦殖公司总经理兼地方自卫团总指挥,部勒戎卒,殚力垦殖,组训地方,以巩固国防。任务达成后,遂悄然单骑返蜀,在中央军校研究班第十期兼修,并任教官,只以资禀超脱,不为物羁,期间,曾在华西坝的金陵大学研究社会福利学,以期服务社会大众,此时的金陵大学始创社会福利研究所。每逢假日闲暇,南怀瑾芒鞋竹杖遍游蜀中名山大川,拜师访友。

欧阳竞无先生弟子、时任灵岩寺主持的传西法师邀请,已任中央军校教官的南怀瑾在这年暑假乘坐木炭车,抵达灌县,登上灵岩,看望传西。灵岩山小,与在此闭关的袁焕仙相识,自在情理之中。自此以后,南怀瑾常常利用假期和周末,来到灵岩山,追随袁焕仙,研习参禅。

从此,灵山一会,成就了袁焕仙与南怀瑾的旷世佛缘。

南怀瑾后来曾对传西、光岱、白眉等说:这是一段奇缘啊,倘非国变,何缘入川?倘不入川,这一段提不起放不下的公案,从何处了?仔细思量真是令人汗泪交倾不止。

是年九月,正是灵岩山云高气爽,红叶遍山之际,袁焕仙专程为南怀瑾举行了一场禅七活动,特别指定南怀瑾为首座,并负责敲引磬、木鱼,担任维那。据南怀瑾说,当时的他对于参禅打七等佛门规矩一无所知,只因传西法师极力怂恿,加以焕师特别指定,他于茫然中照办。过后回想,真似一出焕师编导的梦幻大戏。此次禅七,参与其中的还有传西法师、曾子玉、杨光岱、王廼鹤等近十人,并非如后来谣传灵岩禅七大法会的故事所说。但当时此举,正如庄子飓风起于萍末之言,实在是不可思议,不仅成为现代四川佛学界的大事,也成为中国现代禅学维摩禅兴起的重要标志。

在此禅七之前,有一段时间值袁焕仙禁语,每周只有周日一天解禁。南怀瑾非常郁闷:朋从我思,繁兴我疑,无由启迪。好友传西法师在旁建议:对南怀瑾的请益,请袁焕仙先生禁语期间则以笔作答,非禁语期间则口头讲授,由南怀瑾笔录。袁焕仙点头同意。于是,短短数十日中,袁南二人的对答遂成巨帙。

后来,南怀瑾搜箧残简,找到部分当时的对答语录,认为此千圣之心灯,入德之梯航也。遂选择其中其言显,其义幽,其理约,其事质的语录,爰出鸿爪,飨我同仁,辑成一册《灵岩语屑》,最后收入《维摩精舍丛书》第一函,成为现当代佛学的重要著作。

袁焕仙闭关期满回蓉之后,亲自发动并邀约萧敬轩、朱叔痴、但懋辛、傅真吾、伍心言等川中名宿及其他几人,登记成立了维摩精舍,南怀瑾为维摩精舍首座弟子,也是成就最高,影响最广的弟子。为了潜心修道参禅,他竟毅然辞去中央军校教官之职。数年岁月,袁焕仙和南怀瑾师生情谊甚笃,有如父子。南怀瑾有后来举世皆知的大成就,灵岩寺和袁焕仙应该是其人生之重要转折。

因为袁焕仙和南怀瑾等人的努力,维摩精舍后来与欧阳竞无先生主持的支那内学院一道成为长江流域两大居士弘法集团。就在此时,南怀瑾却悄然隐遁,只有好友杨光岱一人知道他的去向。1943年的五月,南怀瑾入峨眉山大坪寺闭关修持,闭关三年间,遍阅《大藏经》,受益无穷。1947年,南怀瑾返回浙江乐清,旋即归隐于杭州中印庵,继而又于江西庐山天池寺旁圆佛殿结茅清修。1949年春,南怀瑾先生辞别家乡,只身赴台,从此与恩师袁焕仙天各一方。

一湾浅浅的海峡,荡漾着袁焕仙与南怀瑾深深的思念。

俨然未散

岁月如风,往事并不如烟。

1947年,与袁焕仙成都一别之后,无论身在台岛,还是旅居美国,已为一代大师的南怀瑾无一时不惦念老师。可惜囿于彼时特殊时局,音讯阻隔,南怀瑾曾多次通过各种渠道,打听老师下落,然皆无果。南怀瑾惟有将一腔牵挂化作缕缕诗情。

在台湾时,南怀瑾某晚通宵未眠,读罢《续指月录》后,挥笔题诗道:

四百年来访道人,已无一法可留心。

自从只履西归后,回首灵山云更深。

此后,南怀瑾曾在诗《无题》中写道:

又是春回二月天,百花供养住三禅。

灵山万里归初地,虚室祥光照大千。

后来,又在另一首《无题》中吟出:

事业名山道不穷,更无妄想念真空。

只缘一会灵山后,犹堕慈悲烦恼中。

某日,一位客人前来拜访南怀瑾,谈及彼时国际形势。客人的一席话触动了南先生的思绪,使他回忆起了袁焕仙曾经说过的处处人呼癸,山山鹿养茸之句,遂有感而发,成绝句云:

江山犹是霸才空,何处林泉鹿养茸。

呼癸万方多难日,为谁独步妙高峰。

故园千山万水长相忆,灵岩一草一木总关情。

1985年南怀瑾赴美,旅美三载,思乡之情益重。南先生未尝一日不思念中华故土,次年中秋,岁在丙寅,面对朗朗明月,遥望大洋彼岸,先生情难自禁,夜不能寐,口占一绝《丙寅中秋》,以慰思乡之情,

字字凝真情,句句荡人肠:

江山今古一轮元,海外中秋月在门。

百万龙天齐问讯,何时回首照中原。

随后,南怀瑾开始尝试着以书信方式与亲人和故交联络,已逾花甲之年的他写信给蜀中认识的朋友张怀恕女士,请她帮忙打听老师袁焕仙的下落。张怀恕是五通桥人,她曾经参加过四川第一次县长考试,当时考第一名的是出家前的隆莲尼法师,但隆莲尼法师没有去做县长,张怀恕也考上了,后来做了某县教育局长。当年南怀瑾从峨眉山闭关下来,有半年多时间就住在张怀恕家里,她家里有《古今图书集成》等很多书籍,南怀瑾在她家里一边住,一边看书,并认识了她正在读高中的女儿秦敏初。

南怀瑾的信发出去后,近半年没有消息。就在南怀瑾以为信函又将石沉大海时,竟意外收到张怀恕女儿秦敏初的回信,得知张怀恕已经去世。当时大陆的变化很大,张家也多次搬家,这得感谢非常负责任的成都邮政工作人员,经过五六个月的辗转查访,终于把南怀瑾的信送到张怀恕女儿的手里。这么多年来,南怀瑾一直感谢这个素不相识、不知姓名的邮差,让他又有了蜀中朋友的音讯。秦敏初收到南怀瑾的信非常高兴,立即帮忙打听很多老朋友的消息。

从秦敏初那里,南怀瑾得知恩师袁换仙1949年后回老家休养,崇尚佛学者仍然前去参谒,先生接度如常。1966文革前夕,溘然圆寂,享年八十。先生所写日记数百册,诗、文、词及楹联千百章,皆在文革中散失,《维摩精舍丛书》第一函雕板亦毁,第二函尚未及汇刻----后南怀瑾以手中留存的原《维摩精舍丛书》第一函为母本,在台湾重印于世;而现所见到的所谓《维摩精舍丛书》第二函,是有好事者擅自收集资料编辑成书的

得到恩师去世的消息,身在异乡的南怀瑾不胜悲伤,当即含泪捉笔,作词一首《得蜀中故人子女信口号》以纪念:

四十年前西蜀,恩情辜负何多,干戈丛里,死人离恨,处处闻悲歌。行遍天涯我亦老,海山回首南柯,大地还生春草,人间电掣风摩,浮世泪婆娑。

一句浮世泪婆娑,道尽了南怀瑾对恩师的无限深情,数十年来父子般的师徒情谊,历时间之渺远而俨然未散。

或许此时,南先生正面朝灵岩,心雨滂沱。

诸缘际会

通过秦敏初的帮忙,南怀瑾先后联系到了最好的朋友杨光岱和维摩精舍同学邓岳高、李绪恢、傅渊希等,为了表达自己对蜀中友人的念想,南怀瑾每年都从美国和香港汇款给秦敏初,请她代表自己,于端午、中秋、春节等时节去看望和拜访朋友,包括袁焕仙的三位太太和袁淑平等,给他们一定的资助,同时也资助贾题韬等人,十多年来,从未间断。直至近年,蜀中友人集体商议请南先生不要再寄钱了方止。

此时的南怀瑾虽已名动四海,但是自幼尊师重教的他,几十年来,对父母师长感念甚深,照顾有加。尽管恩师已故,但是恩师埋骨何处却杳无音信,这成了南怀瑾心中无法挥去的牵挂。

2005年,南怀瑾回到大陆,在江苏省吴江市七都镇庙港太湖之滨修建了教育基地——太湖大学堂,讲授中国传统文化,同时与现代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相结合,发展认知科学与生命科学研究。在太湖大学堂讲习期间,南怀瑾依然没有放弃寻找恩师袁换仙灵骨的下落。

2006年,时任中国科技大学校长的朱清时先生拜访南怀瑾,与南先生交流佛学与科学的关系,相谈甚欢。临走时,朱先生表示,若有机缘,拟引荐几位四川的年轻名僧来太湖大学堂拜会南先生,以期启发他们开创新时代的禅佛传承。

2008101,朱清时先生与成都文殊院住持宗性法师(现兼任中国佛学院副院长及教务长)来到太湖大学堂,拜访南怀瑾。席间,南先生谈起抗战时在成都任教于中央军校,其宿舍恰在北校场后门,隔邻即是文殊院前门,谈到与文殊院方外之友的过往,以及辅助袁焕仙在成都三义庙创办维摩精舍之过程,还有与传西法师、印华法师之因缘等旧事。当谈及寻觅袁焕仙灵骨隐迹一事,南怀瑾深为之憾!随后南先生问宗性法师:俗家原是哪里人?宗性法师答:我是潼南玉溪口人。南先生一听大喜,说道:哎呀,玉溪口我住过的,那是跟焕师一起,回到他第三个夫人的家乡玉溪口过年去的。玉溪口是潼南重镇,潼南县是傅真吾的家乡,也是杨尚昆的家乡。我在四川边区担任凉山垦殖公司总经理的时候,还是用的南玉溪这个名字。所以听到你是玉溪口人,真是心头一亮,这一下找到对象了。我有件事情,听说袁老师的骨灰在潼南玉溪口,能否麻烦你帮忙查一下,就在我师母家宅旁的菜园子里。如果能把袁老师的骨灰找到,我想修一个灵塔作纪念。

宗性法师当即应承了下来,回川后四处打听袁焕仙灵骨下落。辗转数度,寻访多人,才了解到袁焕仙先生去世后,骨灰开始是放在成都家里的,不久,文革爆发,局势动荡,为了保护袁焕仙的骨灰,袁焕仙的三太太陈雪萍委托亲戚李成武,将袁焕仙的骨灰坛子背回潼南玉溪口。之所以将袁焕仙的骨灰送回玉溪口,一是因为陈老太太娘家就在玉溪口,有亲戚可以帮助埋葬和守护;二是因为袁焕仙为玉溪口做了很多好事,与玉溪口感情极深;三是潼南和玉溪口有很多人是袁焕仙的朋友和学生。潼南县长高登海(号柱东),议长田肇圃皆是袁焕仙的好友。《维摩精舍丛书》第一函中,曾收有袁焕仙致高柱东的书信两函,并有诗《玉溪口舟行经红岩嘴夜抵潼南口号》纪之:一苇红岩后,微微夜色升。疏林传暮鼓,渔火接风灯。水落舟行碍,潮平渡幸能。莫愁云黑夜,恐是有龙兴。后来袁焕仙离开潼南时,也曾以诗《别潼南诸子》告别潼南诸位好友:不可君日,舒怀强赋诗。何堪春冷冷,况对柳丝丝?飞鸟营巢急,归车载道迟。殷勤报桃李,珍重未开时。



本文后页:[1] [2]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之后,可添加您对本文的看法或者评论。



@友情链接  |  明月书院  |  南华书院  |  回页首
   

蜀ICP备:13003773号
四川龙江国学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欢迎进入个人中心!   您还没有登录呢,请登录或者注册:

我要登录

用户:   密码:  

我要注册

欢迎您注册本站,请注意保存您的密码。
注册用户:  建议您使用有具体意义的中文名注册。
邮箱地址:  用于忘记密码之后,找回自己的密码。
输入密码:  慎重,千万不要做一个经常忘记密码的人。
  

站点说明

1、嗨,亲们,本站刚升级,如果您看到这个登录框的四角不是“圆角”,则请您务必使用IE7及以上版本,或者火狐2及以上版本浏览本站,否则页面可能不正常;
2、由于360或者QQ浏览器、猎豹浏览器等,仍然使用的是IE核心,因此务必请保证您的IE版本不能低于7,建议还是尽量使用IE浏览器与火狐浏览器;
3、最后,祝您在本站浏览愉快。